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梦境

  措不及防,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在其他三刃面前腾空而起并且糊了墙。

  这个发展让好好吃着茶点聊主人的付丧神懵住了。

  “……那个啊,”和泉守兼定咽下嘴里的团子开口,“我记得咱们好像不能飞?”

  说到这儿幼兼突然兴奋:“还是说你们两个找到方法飞了?别藏私教教我啊!”

  “呸!”加州清光艰难的从墙面抬起头,转过来给他一个响亮的单字。

  “兼桑!”幼堀拽拽和泉守衣角,耐心的劝解,“这种情况,一看就不是出于自我意识的行为,说不定是他们突然会飞了但是自己控制不了呢?”

“我呸!”听闻如此解释,乖巧可爱的大和守安定也忍不住抵抗拉力抬头给这家伙一个响亮的呸。

  “怎么看都是我们突然被诡异的力量拉起来粘在墙上了好么?!”加州清光侧脸贴在墙上,因为力的作用,贴墙的那一侧脸颊被挤的宛若一团被拍扁的年糕。

  白白软软,哪怕略变形也让人觉得很好吃。

  “说不定一会就是你们俩交替我们被贴在墙上了……”大和守安定压低声音,竭力扭过来死死盯向堀川和泉守,给屋子里带来一片黑影。

  “是呀……”加州清光的脸上不知何时也打上了阴影。“那突然从身后传来的无法抗拒的力量会把你毫无反抗的粘在墙上挣扎不开呢……”

   和泉守兼定情不自禁抖了抖,向旁边挪几下让自己更靠近堀川。

  “噫——敢让你们的冲田君看到你们这魔王气场么??”

  “ 魔王气场是什么?冲田君怎么可能看得到呢。毕竟我可是最。可。爱/最。乖。巧的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两人抬高声音威胁。

  要看战火要再一次升级,长曾弥虎彻立刻拍手把他们的注意力拉过来。

  少年体型的长曾弥大哥此刻在四个幼龄孩子里显得分在靠谱,哪怕他平时的戏份里连话都没几句。

   “别闹了,先看看能不能把他们两个弄下来。”他说,并且立刻起身尝试能不能把两个孩子从墙上拽下来,堀川国广还有和泉守兼定乖巧的依言照做。

  然而并拽不下来。长曾弥虎彻看到他们俩贴着的墙甚至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缝后,也开始匚了,直接让速度最快的堀川去叫还呆在屯所里的近藤勋。

  不是他不想叫冲田总司或者土方岁三过来,而是他们今天带队到城外执行剿灭攘夷志士的任务,无法回来。

  然后,和泉守以及堀川的手还没碰到冲田组两人的衣角,就piaji——一声贴在了墙上。对此,加州清光及大和守安定毫不留情的用大笑表达了内心的情感。

  “……”和泉守兼定沉默片刻,别头扬起笑容,“国广你看,咱们也能飞了哦!”

  “兼桑……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么?”堀川艰难的转头露出笑容,把自己的无奈全部融合在了这一句话里。

  感谢付丧神从某方面十分强大的生命力,让他们四个支持到掉下来。

  近藤勇在土方家两刃贴墙上后就被很匚的长曾弥虎彻叫过来了,可是在尝试过各种方法都没办法把四个人拽下来后,就和长曾弥虎彻盘腿坐在地上陷入思索。

  时间已是将近入暮,近藤勇已经放下拿在手里的撬棍,思考要不要选择把四位付丧神贴住的墙给毁掉救刀的时候,四个人又在同一时刻从墙上掉了下来。

  贴了很久的四人愣愣没反应。和泉守兼定是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他抬手摸摸墙壁,“我们下来了?”

  “显而易见。”大和守安定心疼的看到那团白年糕是真的被挤扁了,十分自然伸手过去揉脸。加州清光面无表情的让他揉,然后在他停手时飞快伸手揪住大和守安定的脸颊,咧出笑容:

  “你似乎揉的很愉快呀,安定~”

  无视掉已经开始对和泉守兼定嘘寒问暖的堀川国广,以及开始互相揪脸打闹的清光安定,近藤勇和长曾弥虎彻讨论起这次情况的起因。

  “今天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么?”他问长曾弥。

  长曾弥虎彻思索一会,摇了摇头,“和平常呆在屯所时的活动没有什么不同……要说有特殊的事,今天吃的是樱饼算么?”

  “哦哦难不成樱饼上被神明大人附上了咒语?”近藤勇闻言眼睛亮起来,兴致勃勃猜测樱饼上有哪个神明的祝福咒语或者妖怪的诅咒等类似的东西东西。

  长曾弥虎彻看了看周围五个人,感叹自己真是这儿最靠谱的存在了。

  ……不,虎哥你好好回答我,平常人会觉得点心里出现品种不同是最特殊的事情么?

  总之,等暮色转沉,月光始升的时候,带队的两位出任务回来了。

[我决定讨厌银魂六天……]

评论(18)
热度(33)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