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梦境

  “冲!田!总!司!——”

  在屯所旁的河边洗衣的婆婆抬起袖子擦擦汗水,然后就被土方岁三的这一嗓子惊到。婆婆在短暂的惊讶后就露出了然的笑容。

  “今天孩子们也还这样活力充沛,真是太好了。”她这么感叹着,又俯下身继续工作,完全不好奇发生了什么,左右大不过是冲田总司又做了什么撩拨土方岁三的事情而已。

  “冲田总司你给我停下!!”土方岁三面色狰狞,提着练习木刀追赶前面带着三个孩子模样付丧神拼命逃跑的冲田总司。

  “我只是带他们观摩下你的俳句集而已啦,土方老师真小气!”冲田一边跑一边嘻嘻哈哈地说。

  “没办法了,既然你们不停下……”土方岁三狞笑,“堀川国广,拦住他们!”

  “是,土方先生!”堀川从旁边闪出来,凭借胁差的超人机动飞快追上前方的四个人。却因为在背后没有看到他们的眼神交流。

  ‘他就交给你了,和泉守。’冲田总司使了个眼色,和泉守兼定心领神会的停下前进,转身面对赶来的搭档。

  “国广!”他叫一声,抬手亲吻拿在手上的额带后,就把额带冲堀川国广抛过去。

  “接好!这可是我对你的爱。”

  听到喊声就条件反射跟着指令做动作,接到额带后堀川国广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他家兼桑刚刚把额带扔出去之前干过什么还说了什么……

   噫——

  【堀川国广,阵亡】

  土方岁三跑着经过脸红到可以滚开水还在嘿嘿嘿傻笑的佩刀时,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瞟了他一眼。

  明明比和泉守兼定年龄大却没他会撩,真是。

   这边土方还要拼命追,前面那四个小的迎面撞上了拐角处走过来的近藤勇,还有端着盘子的长曾弥虎彻……

  “!!!”

  糟糕!冲田总司紧急刹车,但后面的来不及停下,一个撞一个倒了满地。

  “呵,总算抓到你们了。”

  土方喘着气停在地上这堆人的旁边,露出属于魔鬼副长的笑容,让地上三个孩子忍不住打哆嗦。冲田慢吞吞从爬起来跪在地上,从怀里掏出来俳句集双手捧着递过去,大声道歉:

  “对不起土方老师!我不应该随随便便拿你的大作!”

  “…………”土方岁三没回答冲田的话 一把把书拽走检查 ,从书中夹层翻出来很多树叶和花瓣压成的书签。他沉默良久才把书卷起来轻轻敲了冲田的脑袋。

  “你呀,能不能长大成熟一点?”

  冲田总司抬头,一脸理所应当的回答:“不是有你们么?既然你们在这儿,我为什么需要变成和你一样只会成天板着脸的严肃的大人?”

  对视许久,土方岁三的注意力才被冲田背后探头探脑的三个小脑袋吸引走。

  “嗯,土方先生………你,觉得书签怎么样?”和泉守兼定作为代表看向他的主人,三人眼中满满的期许。

  不需要仔细想就知道这些书签绝对有这几个小家伙的手笔,土方直接问:“怎么想起来做这个了?”

  “因为土方先生总是很忙的样子,”安定从冲田背后探出脑袋回答,因为紧张手里紧紧拽着冲田衣服的一角,惹得冲田忍不住伸手摸摸头安抚他。

  “一直在为组里辛勤工作着,我们就想要送礼物感谢土方先生的辛苦。”加州清光从另外一边探出来补充。

  “那……你们怎么想起来送它们?”土方岁三又问。

  “这个……是冲田先生提议的。”堀川从他后面弱弱出声,手上还攥着那条被和泉守扔出去的额带。“因为土方先生似乎很遗憾没有办法经常赏花,冲田先生说把它们变成书签,您就随时随地能看到喜欢的花了。”

  闻言,土方岁三微愣。

  “别发呆啦,土方老师真的不打算评论一下么?”冲田总司揽着自家两个孩子冲他眨眨眼,孩子们都是忐忑不安的表情。“大家都很期待土方老师的评价么。”

  “书签啊——”土方拉长声调故作思考,然后微笑着给出夸奖:

  “做的非常棒哦。”

(近藤局长:长曾弥啊,我们似乎又被忘了。
  长曾弥:……我觉得比以前不出场好多了。)

咦?你说请假条?不不不,我今天晚上明明什么都没发在乖巧复习呢。

我就是这么乖,对吧。

评论(15)
热度(96)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