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 818我那群不孝弟弟

[三十三]

  【楼主动作真快…………来来来大家一起膜拜肝帝沾沾肝气儿了啊!】

  【信浓信浓信浓!超可爱的信浓!楼主快召唤然后发照片啊!】

  【+1。楼主总算满足心愿亲自接回粟田口家的弟弟了,一定很开心吧!恭喜!】

  …………如此刷了好几条之后,兴致勃勃围观庆祝求照片膜拜的审神者们又一次刷新出现了来自无名吉光的回复。

  〖……的确是个爱撒娇又很可爱的孩子呢…〗

  正有人瞅见这条想问问怎么略沮丧的感觉。紧跟着刷新出来一条新信息:

  〖如果,他,不是,自称,加州清光,的话……[微笑]〗

——————

  回到一个小时前,第一队兴高采烈[无名吉光限定]精神抖擞的回到本丸,召集齐人就打开箱子准备召唤了。

  这时莺丸还在和三日月对话,说着“这么快就没有意外地把弟弟亲手接回来,果然今天本丸里的运气很好呢。”

  “哈哈哈,莺丸殿下说的是,这样高兴的无名殿下让我觉得茶点更好吃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这样的老年人对话持续时间不长,在无名打开箱子,粟田口家除了无名一片寂静时就已经停了。

  药研盯着无名手上拿的刀,觉得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到底是该感叹阿尼甲仍然没接回来弟弟还是该张口问一句这把刀是谁?

  ……果然还是委婉的提醒句信浓他是短刀吧。

  药研做了决定还没执行,无名那边又出问题了。

  无名仔细观察手中刀的刀刃,在昏暗的地下没有发现,拿到阳光下观察,他立刻感到格外浓重的违和感。 感觉这个弟弟不应该是这个形态啊……上面的印子,好像不是刀纹而是咒?

  无名皱眉又很快舒展。

  只是这样的咒,难不倒他。但问题来了,他应该表现出擅长么?毕竟现在大家都已经在这儿,没时间去找无名破咒。

  ……不管了,把他召唤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无名吉光指尖凝聚灵力,才破除了一般附在刀刃上的咒,这把刀就从太刀缩水成打刀的大小。

  见此,无名吉光停下破咒的动作。

  再记不清无名吉光也知道这把刀不是自己的兄弟,因为他老爹根本没试过锻造打刀啊!哪怕这把刀身上的气息和他很亲近也一样。

  等等,再仔细一看怎么那么眼熟啊!

  “有谁认识他么?”无名冷静了一下,镇定的递出手中回归原样的刀剑,询问周边的人。

  和泉守兼定凑过来,“虽然有点眼熟,但我应该没见过他。话说回来,他不是你的兄弟啊?”

  “………不是。”无名吉光疲惫的微笑。“出自父亲手中的我们之间,我可以确定没有打刀。”

  “真不知道……等等国广你拽我唔”

  “十分抱歉无名殿下!我们会好好和兼桑聊聊的!”

  堀川满脸歉意地拽着和泉守衣角往后拉扯,长曾弥虎彻又一次伸手捂住和泉守的嘴,脸上全是恨铁不成钢。

  “我们也过去好好说说和泉守吧?安定。”加州清光提议,“那家伙真的该好好学学什么叫做气氛了。”

  “你不留下来看新的同伴?”大和守安定歪头问。

  “等他出来总会见到啦,现在我觉得还是先去教训和泉守最重要,毕竟机会了不常有。”加州清光又说,“反正我没有什么可期待亲友来,你们全都在这儿了。”

  “也是。”大和守安定想了想,赞同点头,“新选组的大家都在,的确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人。那就去吧?机会不可错过。”

  “嗯嗯,无名殿下,我们先走了!”加州清光扭头和无名打了个招呼,拉着大和守安定就跑去另外三刃撤退的方向。

  无名摆摆手作回应,指尖在听到某句话后开始颤抖的刀剑上缓慢移动安抚这把刀。

  “我可以确定这不是本丸里有的的刀剑男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封印在这里,还带上了伪装,但看样他必然拥有付丧神。”无名吉光看新选组几人走远,对身边聚在一起的人说。“剩下的咒我从未见过,强行破除可能去有点困难……也许新同伴要迟会才能和大家见面。”

   大家都很好奇新同伴不是信浓藤四郎又会是谁,听到这样的话自然遗憾没办法立刻解开谜题。

  “最迟明天应该就能解开,明天一早大家就能见到新朋友了。如果谁还想继续战斗可以和山伏殿下以及同田贯殿下一起。”无名吉光安排。

  “对了,长谷部君。”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有什么吩咐?”压切长谷部听到名字立刻回问。

  “麻烦你一会帮我给时之政府的人打一下报告,说明五十层没有拿到信浓藤四郎,只有小判。”

  长谷部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说有另外的一把刀,却仍然回答。“是,我明白了。”

  “那我就回去想想怎么解开剩下的咒了,大家一会见。”

   鸣狐看着无名吉光抱着箱子走远,突然说出一句话。

  “表情不对。”

  “什么表情不对?”肩膀上的小狐狸好奇问。鸣狐没回答,只是伸手顺小狐狸背上的毛。舒适的感觉让小狐狸立刻忘记这件事,转而享受起来。

  那个表情,无名认识这把刀?

  回到房间,无名吉光立刻布上结界,干脆利索破开剩下的咒,注入灵力把人从刀剑的形体里拽出来。

  “呜哇——”灰色系长有骨角的付丧神一出现就直接哭着扑向无名吉光。

  “你听到了么?加州尼说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人了!没。有。期。待。的人了!!!嘤……”

  无名吉光只能拍拍他的背,用衣袖帮他把泪水擦干净。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无名吉光道,他十分温柔地笑着把怀里的付丧神推开,问。

  “你怎么藏到地下城箱子里的?我家信浓又在哪儿?不说的话……”无名吉光微笑拔刀:

  “把你变成鬼哦~加。州。清。光。”

评论(13)
热度(48)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