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鱼目与珠

〖这部分改好了不过没写完还ooc……送你! @铂铂铂铂铂桑

  真漂亮啊……

  小小的,还没有形体的付丧神蜷缩在漆黑的空间里望着对面那个人感叹。

  那人斜斜坐在玻璃展柜上,哼着歌,洁白的足袋还在橙黄色缀有紫色花团图案的振袖和服边角轻晃荡。手指百无聊赖地曲卷颊边鬓发,碧空一般澄澈的双眸在金色发丝映衬下格外引人瞩目,小巧挺翘的鼻尖映着展柜里冷光灯发出的光芒,丰满唇瓣抿在一起弯出开心的弧度。

  展柜前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那人的姿势也换了一个又一个,祂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目光所在之处。

  如果我也能和他一样漂亮就好了。

  深夜,尚且弱小的祂模模糊糊想着,陷入沉眠恢复力量。也错过了那人轻盈的跃下展柜,来到祂的本体前。

  “真是败给你了。”那人小声地说,“这几天居然一直眼睛不眨盯着我看……有那么喜欢我?”

  “那看在这个份上,乱这个名字就分给你点咯。”

  他说完这个承诺,那个小团子在睡梦中颤了颤。

  第二天还是展出的时间,祂醒过来,乱藤四郎还是和昨天一样待在玻璃展柜上,坐姿仍然没有因为普通人类看不到他,就遮挡住观赏者的视线。

  今天的乱大人还是那么漂亮!唔,那身衣服也好好看………到底怎么样才能和乱大人一样好看呢?啊,忘记了。我是赝品,没资格和乱大人一样漂亮,乱大人也肯定很讨厌我………

  祂难过的把自己团成一团,吧嗒吧嗒的流出眼泪。

  自顾自流泪的祂自然错过了,在一旁虽然没给祂眼神的乱,因为祂的话忍不住抽抽的眉角。

  这个小家伙身为他的赝品怎么会这样笨笨的?真的觉得只要小声的说话他就听不到么?对昨天心软把名字分给祂一点的行为他有点后悔了。‘乱藤四郎’可不能是个哭包!

  决定了!展览结束前绝不和他说话。

  这么想着,乱藤四郎就听到还带哭腔弱声说着“可、可是就算乱大人讨厌我也没关系,因为乱大人真的好漂亮的!真的好想和乱大人一样……”这样充满莫名气息的话,自顾自开心起来。

  乱藤四郎只感觉到了一股子寒意爬上了脊背。要不,明天还是出去转转好了?反正他的力量足够远离本体一段时间。

   于是,乱藤四郎本体被展览的这几天都在‘感觉今天乱大人比昨天漂亮了很多呢,要是穿上刚刚那个女孩的裙子一定更漂亮!’的话里无奈地起身离开,然后在闭馆前堪堪赶回休息,迎接那家伙的最后几句赞美。

  展览时间说长不长,也仅仅只有几天罢了。在结束之前那一天,小小的付丧神直到休眠之前一反常态没有吹乱藤四郎,而是自己安静的团成一团呆在那里一动不动。马上就到祂该沉睡的时间了,乱藤四郎对于他的反常忍不住侧目,思考要不要和他说说话?

  “明天就要和乱大人分开了吧……”祂最后开口说,“说的也是。身为赝品的我,怎么能一直被安排在乱大人身边放置呢?”

  祂没有和上次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一样掉眼泪,但是语气仍然隐隐带着哭腔。

  “像我这样的赝品居然能有幸和乱大人放在一起展览真是太幸运了。哪怕…哪怕人类大多都在骂我也一样的!”

  “这样就足够了……嗯!就算明天等着我的被销毁也无所谓了!”

  “别想太多,你不会被销毁的。”乱藤四郎最终还是没成功遵守自己的决定。本来就是这样,如果现主想要折了这家伙那肯定早早就折断了,根本不会留下时间让他在其他人类的怨念里诞生,甚至还和他这个真品一起展览。

  这么想着,他跳下被他当做座位的展柜,伸手拍拍安放伪品的玻璃柜子想要安抚他。

  还没形体的小家伙没被安抚到,反而是被吓了一跳,发出凄厉的尖叫声。“乱大人全都听到了???!!”

  “嗯,我听到了。”乱藤四郎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从你到这儿来之后全部的话都听到了。”

  乱藤四郎还以为他会哭出来,毕竟他的确很爱哭。结果那小家伙直接打了个哭嗝,昏了过去。

  懵了一会,乱藤四郎喃喃:“是他太胆小了,还是我的话太吓人了?”

评论(12)
热度(11)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