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

[刀剑乱舞]梦境


  “麻烦了,两个烤红薯。”今天的巡逻结束了,冲田总司却在回屯所时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快步走到路边一个人很多的摊子上。

  那家小贩原本还是笑着的和顾客谈笑,在冲田总司靠近后,他们却好像都变成了鹌鹑,一声不吭的缩成一团,小心翼翼。

  店家没管其他人比冲田总司来的早,挑出个熟透的红薯很快用纸包装好递过去,颤颤巍巍说出需要多少钱。

  冲田总司没有在意他的反应,或者说他早就习惯了。付过钱,他对着店家笑了笑就转身归队,同样也没有介意他走后后的仿若快要窒息后的喘气声,还有窃窃私语。

  幸好巡逻已经结束,稍稍做一些自己的事不会受到惩罚,或者说在回屯所的路上干脆去做自己的事情也是无所谓的。

  冲田总司把红薯好好的遮起来,免得在回去之前就凉太多,不过他和屯所也离不了多远了。

  快到新选组驻所的大门口时他看到了那一红一蓝的身形在寒风中挤在一起,跺脚搓手取暖,他们瞅到他身影就立刻奔过来

  “清光安定,给。”他把一个透着香气的烤红薯掰成两半,递过去。然后笑两个孩子接过后不断颠倒手来减轻灼热感,感觉到不那么烫才咬下第一口。

  “对了,你们以后就别再到门口来接我了。”他说。

  这句话直接让清光安定愣住了,尤其是大和守安定。安定嘴里还含着刚刚咬下去的那块红薯,就这么呆呆地仰头看着他;清光比起安定的反应快一点,他几乎是在反应过来后立刻问,“是我们做的不好么?还是我们给你添麻烦了?”

  清光这话说的很急,还隐隐带着哭腔。最后他还几乎是尖叫着添了一句,“还是说,你更喜欢菊一文字则宗!”

  听到清光问的这句话,安定也不再是那副遭到打击的表情,而是如临大敌,整个人都绷紧。“冲田君!菊一文字则宗那家伙已经到你身边了?!我,我是不是要被放在一边再也不被你使用了?”

   听到这话,冲田总司忍不住懵:“那种名刀我怎么可能拥有呢?不,只是不让你们出门来接我你们怎么扯到一文字的刀身上的?”而且说的就和……弃妇一样?

  “因为大家都说菊一文字则宗是冲田君的刀……”加州清光完全仍然是红的,但穷苦环境中成长的孩子似乎已经被那句买不起而安抚下去。

  “冲田君不会因为其他的刀不承认我是你的刀剑吧?”大和守安定和清光不同,他急切的质问,变得更加没有安全感。红薯不自觉被捏成古怪的形状,从薯皮中挤出来粘在手上。

  大和守安定,在历史记载中作为冲田总司佩刀的史实存疑,甚至有人说冲田总司从来都买不到安定的刀。毕竟作为和守安定的作品,它和乞食清光不同,价格还是让底层人士有些肉疼的。

  冲田总司拉起他的手,把被捏到变形的红薯解救出来,还拿手帕稍稍清理了一下粘在手上的残余物。

  “我是这么做的人么?”他收起手帕,带着无奈地笑容说。“不管你是怎么想,怎么看,怎么担忧,有一点永远毋庸置疑。”

  他直起身,把腰间那把蓝色的刀取下平平稳稳横放在大和守安定眼前:

  “在我腰间佩戴着的两把刀,大和守安定绝对位列其中。”

  “那我呢?”加州清光撅嘴,抬手指着自己。“冲田君要把我扔到一边么?”

  “怎么会,”冲田总司笑道,“一把刀是大和守安定,那么另外一把肯定就只能是加州清光了呀,怎么能把你忘了?”

  “这才对……”

  “那,为什么不让我们再等你了?”大和守安定开口,执拗的望着冲田总司,也拉回了加州清光的注意力。

  加州清光这才发现自己忘了一开始的问题。

  “是啊!既然不是不想要我们,为什么不让我们等你?”说完就打了个喷嚏。

  冲田总司解下羽织,披在他身上。“当然是为了防止你们两个小孩子生病。就算你们是付丧神,也还是小孩子呢。要好好照顾自己,这样我也会很开心的。”

  两个孩子红了脸,点头应是。

  在他们三个说话间,被堵在门口没办法进门的一番队成员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并窃窃私语着。

  “队长好像完全忘了,我们还呆在风里呢。”

  “……小声点,别打断队长和他家小侄子们说话,我可不想一会的剑术指导被揍得更厉害。”

  “说的也是。”

评论(15)
热度(64)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