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

[刀剑乱舞/真伪乱]乱大人今天也很漂亮!!!

  【来!吃我安利!】

  真漂亮啊……

  小小的,还没有形体的付丧神蜷缩在漆黑的空间里望着对面那个人感叹。

  那人斜斜坐在玻璃展柜上,哼着歌,洁白的足袋还在橙黄色缀有紫色花团图案的振袖和服边角轻晃荡。手指百无聊赖地曲卷颊边鬓发,碧空一般澄澈的双眸在金色发丝映衬下格外引人瞩目,小巧挺翘的鼻尖映着展柜里冷光灯发出的光芒,丰满唇瓣抿在一起弯出开心的弧度。

  展柜前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那人的姿势也换了一个又一个,祂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目光所在之处。

  如果我也能和他一样漂亮就好了。

  深夜,尚且弱小的祂模模糊糊想着,陷入沉眠恢复力量。也错过了那人轻盈的跃下展柜,来到祂的本体前。

  “真是败给你了。”那人小声地说,“这几天居然一直眼睛不眨盯着我看……有那么喜欢我?”

  “那看在这个份上,乱这个名字就分给你点咯。”

  第二天还是展出的时间,祂醒过来,乱藤四郎还是和昨天一样待在玻璃展柜上,坐姿仍然没有因为普通人类看不到他,就遮挡住观赏者的视线。

  今天的乱大人还是那么漂亮!唔,那身衣服也好好看………到底怎么样才能和乱大人一样好看呢?啊,忘记了。我是赝品,没资格和乱大人一样漂亮,乱大人也肯定很讨厌我………

  祂难过的把自己团成一团,吧嗒吧嗒的流出眼泪。

  自顾自流泪的祂自然错过了,在一旁虽然没给祂眼神的乱,因为祂的话忍不住抽抽的眉角。

  这个小家伙身为他的赝品怎么会这样笨笨的?真的觉得只要小声的说话他就听不到么?对昨天心软把名字分给祂一点的行为他有点后悔了。‘乱藤四郎’可不能是个哭包!

  这么想着,乱藤四郎打算转头训祂几句,然而他却听到还带哭腔弱声说着“可、可是就算乱大人讨厌我也没关系,因为乱大人真的好漂亮的!真的好想和乱大人一样……”这样充满莫名气息的话。

  乱藤四郎只觉得一股寒意徒生。

  总之,真品和赝品就这样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直到不得不更换主人才又分开,那个时候小小的付丧神仍然没能够化出形体。

  自然,乱藤四郎根本不知道祂之后化形做了什么事。

  啊,就是。

  为了和乱藤四郎长得一样漂亮,一边念叨着‘乱大人穿的也是这样的衣服,那这样的人就和乱大人的身体一样了对吧?’一边仗着人类看不到祂还有自己形态没有完全固定,就鼓起勇气钻进身着振袖的女孩裙底想和她的乱大人有一样的性别,这样的事情吧。

  是的,之后就不能叫祂,该是她了。

  再之后就是她自己到处跑寻找她的乱大人的时间。

  等穿着小振袖的她不知道怎么跑到时之政府的万屋时[大概是因为迷妹雷达吧],她发现满世界都是她的乱大人。

  穿裙子的,不穿裙子的,戴帽子的,不戴帽子的,编头发的,不编头发的……看的眼花缭乱。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她的乱大人大部分都披头发戴帽子,穿着上衣下摆很长,大眼一看就和裙子没什么区别的军装。

  和乱大人不一样了!她惊恐地想,然后又感叹果然不愧是她的乱大人,不管穿什么都超好看超漂亮!

  迷妹的滤镜完全过滤了街道上的三日月宗近呢。

  和所有的疯狂迷妹一样,她仍然坚持穿她家爱豆的同款。然而并没有经济来源的她决定和那身小振袖一样自己找材料手制一套。

  虽然她因为款式和常做的不一样。所以并不熟练地在手上再次扎了好几个窟窿。但是成果是让人欣喜的:略简陋,但很像。

  和爱豆有了同款,她十分满足。然后莫名其妙在时之政府的合战场安了家,学会并模仿了乱藤四郎的各种台词…………再这样下去就不是疯狂迷妹是彻底的痴汉了啊乱酱。

  乱酱彻底摸清这儿的状况之后,决定到某个本丸和乱大人一起生活!

  她很有自知之明,她和乱藤四郎都是‘乱藤四郎’,哪怕在迷妹的力量下她让两者除了自己胸肌似乎太大了点以外,‘完全’相同,但仍然不是一同把刀,所以根本不存在乱藤四郎和她不能同时存在在一个本丸的情况。
 
  那怎样才能让出阵队伍把她带回本丸呢?

  这个问题也在她发现某个本丸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办法得到粟田口刀派的刀之后解决了。

  只要她能去那儿,那么就一定能等到乱大人的!她如此坚信,所以在那个本丸的又一次出阵时混进了那些被捞到的刀里。

  可没想到,她再次睁开眼,学着乱大人念出入手台词时,旁边还有个相同的声音念出同样的台词。

  还打算念完就解释自己身份的小迷妹一下子亢奋了,完全没顾身处何处,注意力完完全全的集中在面前的爱豆身上。
 
  “两个自己的感觉真奇妙。”

  “是呀是呀!”她没听爱豆说了什么,只是牢牢盯着他并且附和他的话,就连鲶尾询问能不能戳戳她的胸口也很是随意的同意了,虽然她清醒的时候也是会同意罢了。

  把他们召唤出来的审神者询问道,“乱,你们两个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乱酱这才分出一点心神应对她的新主人,虽然只是跟着爱豆不断点头称是而已。

   “好久不见阿尼甲!”

   “啊,是,好久不见!”她机械的符合。

  “你被买走之后到哪儿了?有经历什么事情么?有见到其他哥哥么……”

  “是啊,阿尼甲,怎么样?”

  直到低音炮插过来的一道命令才让她算完全回过神。“你们两个,脱下衣服让我先好好检查一下!”

  看着如此严肃的药研•低音炮•藤四郎,乱酱被吓的听话闭嘴,没去解释身份问题,直接毫不在意的解自己制服的扣子给他们看。

  片刻后,其中她的乱大人带着震惊空洞的表情把自己的制服外套给她裹上。

  她一脸懵的把衣服扒下来,想把衣服给乱大人披上,但是还没做完就被乱藤四郎夺走衣服再次披到身上。

  重复了几次之后,她终于忍不住问:

  “给我外套干什么?都是男孩子看就看了呗?”

 然而她的乱大人没回答她,而是寻找能给她披上的衣服。

  再然后就是被审神者大人拿着外套裹住,还不断在她耳边念叨

  “什么女孩子,快放开我啦,阿尼甲!”好像是这么称呼的吧?不过也好像是阿鲁及?嘛无所谓啦乱大人在这儿就够了!一直被遮挡看向乱大人视线的她这么想。

  “我是男孩子——”

  乱藤四郎直接拍掉在他身上乱摸的药研的手,“谁说的?你是女孩子啊!”

  乱与其说是对另一个自己变成女孩子适应性良好,不如说是一眼就认出来她是谁了。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才分开两百多年,当初那个蠢蠢的小家伙就变成了 [画重点] 和他一模一样 [画重点] 的女孩子

  “你摸摸自己的胸口和下面再说你是男孩子啊!”

  乱酱听了乱藤四郎的话,毫无异义,很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上面和下面,然后仍然很是坚定的说:

  “就是男孩子!你不能因为我上面胸肌过大就说我是女孩子!我,真的是男孩子!”

  “你是女孩。”

  “不,我是男孩。”

  “是女孩。”

  “是男孩。”

  “你真的是女孩!”

  “我真的是男孩!不信我脱裤子给你们看啊!”乱讲说完就撩起来被套上的上衣,准备脱裤子,奈何又一被一个屋子里的异性们拦住。

  “你不能脱!”

  “那我给你们摸一下啊,我绝对和你们一样的!”

  “不不不更不行!!”

  “那我摸你们?”

  “绝对不行!!!”

  “这不行那不行,你们到底怎样相信我是男的?”乱酱急了,她为了和乱大人一样可是专门去看了看穿着那种衣服的人类的身体结构是怎么样的,毕竟在她心里,她的乱大人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男孩,所以穿着那种衣服的人也应该是男孩!她绝对是男孩子的!不过就是胸肌当初没变好而已!

  “我们不信,你到底怎样相信你是女的啊?”那些阻止她看乱大人的家伙问。

  “我不信,我就是个男的!”

  僵持了一会,那个似乎和乱大人很熟的审神者慢吞吞松手不再拦乱酱,这让乱酱升起一阵希望。

她才不会变错!

  “你信我是男的了?”

  “不,”审神者这么回答他。“我说不过你,找不到办法证明你是女的,但是,我可以找别人帮忙。”

  十分难过的乱酱看着那个审神者召唤剩下的刀剑们。

  当然,最后结果大家都知道,那段时间并没有谁能扭转她的认知。

  乱酱忽略了解释自己身份的打算,专注于坚持自己的性别,以至于因为自己把自己和爱豆整的太过相似,除了乱藤四郎没人清楚他的身份。
 
  直到那天,她企图和她的乱大人一起泡温泉才发现。

  噫??我好像还真的是女孩??
 

——————
  原地空翻360º后士下座]十分抱歉看了消息之后出现的这个脑洞太可爱我没忍住就改了设定!!!如果没讲清楚后续可能还有个真•乱藤四郎的篇作补充。第十七会增改一些句子但是大体绝不会变得。

  啊,写着写着人设就偏了简直太……害怕被原本风姿潇洒做事随性偶尔黑化的弟控阿尼甲打,毕竟他现在在我心里是个网瘾青年x超级弟控x性格略马虎天然x奶爸属性满点x温和有礼但有时候黑化很霸气的阿尼甲……还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变。唉,铁定被打了。

  哎等等,我好像,没给818的大纲想个结局??

  噫,四月份的梦境,好像也还没写??

emmmmm……大家好,我去专心复习准备高考了[才怪]

 

 

评论(10)
热度(47)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