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HP/GSG]恶作剧的后果

CP:GSG互攻但我不写他们不上c所以算无差
[一发完]

   “为什么你总是想对萨拉查做恶作剧?”赫尔伽坐在床边一边削苹果皮,一边若无其事的问床上被绷带绑得严严实实的金发男人。

“emmmm赫尔伽,你要知道,”戈徳里克犹豫了一下,尝试用十分婉转的语言表达出原因。“萨拉查他总是冷着脸……”

  哦,当然不止是这个原因了,但对戈徳里克来说,惹怒萨拉查的原因的确绝大部分都是想看他不同的表情。每次萨拉查生气时候,常年不见光导致十分苍白的脸颊升起浅淡薄红,还有怒视他时眼角眉梢带上的风情……啊哈,那可比平时的冰块脸好看多了。

  这个原因戈徳里克才不会告诉赫尔伽。

  赫尔伽把削下来的苹果皮装进小袋子里准备一会出去时候捎走扔掉,又用水果刀把苹果分成一小块一小块,拿牙签扎起来。

  她对戈徳里克笑了笑,于是已经馋了的戈徳里克眼巴巴地看着她把甜美可口的苹果块放进自己嘴里。

  “我以为,我才是病人?”他问。

  “我以为,你对每次撩拨萨拉查导致必须躺在床上的行为是乐此不疲的?”赫尔伽慢条斯理咀嚼着口中的苹果,等这一块咽下去之后才开口:“甚至在被打的动不了之后还不乐意喝我熬的魔药,只为了等某个人消气后因此愧疚地给你亲手熬特效药。”

  戈徳里克听到这儿尴尬的咳几声,并且尝试解释:“那真的只是因为萨拉查的药效果比你的好而已……”

  “你能理直气壮的把这句话再说一遍么?”

  好吧,他不能。戈徳里克十分心虚地缩起脖子,尝试躲到被子里避开赫尔伽的目光。

  “咚咚咚。”缓慢的敲门声响起,三下之后又是三下,中间隔出来的间隙让它们没有彻底连在一起。这种充斥贵族礼仪味道的敲门声,不用想就知道是谁。赫尔伽拿起盛放苹果块的盘子和装有苹果皮的袋子,给戈徳里克使了个眼色。

  给萨拉查开了门,赫尔伽和他聊几句就用“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一句打趣结尾,走出戈徳里克的房间。

  萨拉查收起和赫尔伽聊天时的温和,周身气压高的能在走到床边路途中带起寒风阵阵。

  戈徳里克被打个哆嗦,可怜巴巴的看向他。

  “萨拉查,这次魔药的味道怎么样?”他问。

  被询问的对象挑眉不语,把魔药拔掉塞子放到床头上,坐在那儿盯着他。

  “好吧……我知道答案了。”戈徳里克沮丧的瞅了瞅散发古怪气味的药品,开始思考自己为了逗萨拉查而付出味觉丧失的代价到底值不值得。

  眼神飞快撇了旁边坐着的人,戈徳里克得出了答案:

  当然值得!

  不过,他还是先解决魔药的问题……

  戈徳里克咽了咽唾沫,僵硬的拿起水晶制的瓶子。刚放到鼻下就感觉那股浓郁气味扑面而来,给他可怜的鼻子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做好心理准备,戈徳里克眼一闭,头一仰,咕噜一声把药吞咽下去。然而舌苔上残余的味道也让他忍不住把脸皱成一团。

  萨拉查看他这副样子,忍不住“噗”得笑出来。

  “我就知道!你每次都是故意把味道弄得难以下咽!”戈徳里克控诉道。

  “你每次也不都是故意把我的东西弄成一团乱,随便毁掉我准备的魔药材料?”萨拉查反驳。

  两个人对峙一会,相视而笑。

  “它太苦了……”戈徳里克对着萨拉查抱怨,期待他能用甜蜜的吻缓解药品的苦涩。奈何听了他的话,萨拉查就直接从口袋里掏出来准备好的糖块塞进他嘴里。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说,“我一会还有课,而且你嘴里的味也没散。”

  “不……”戈徳里克哀嚎,“这味道明明是你的功劳!”

  “这是你活该。”

  “萨拉查……”

   “…………”

   “萨拉查——”

   “…………”

  “萨拉查————”

  “闭嘴,你这个蠢货。”萨拉查忍无可忍,只能俯身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戈徳里克露出笑容,并且趁着萨拉查还没离远,伸手把人拽住,直接亲了上去。自己口中苦涩的药味夹杂糖块的丝丝甜蜜,和恋人唇舌交缠混合出最腻人的甜意。

  分开之后,萨拉查捂着嘴,意味不明地看着还略行动不便的恋人。

  “我不想做禽兽。”他说。

  戈徳里克递出挑衅的眼神,“你想当还不一定能当呢。”

  “你以为才喝过药的你,能打的过我?”

  “这可说不定。”

  萨拉查听到他的话冷笑一声,让戈徳里克又是三天下不了床。

  我的意思是,戈徳里克他又萨拉查被揍了一顿。

 

 

评论
热度(33)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