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818我那群不孝弟弟

[二十四]

【为明天的考试攒人品,话说因为催更就放弃复习更新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总之,作为又一个彩蛋,我告诉你们无名灵感来源是b站视频鲶尾的幸福理论/一期的幸福理论,强烈推荐!不能只有我挂课难过!!!】

  最终,这天晚上无名吉光还是没有采取吞咽的方式把晶体置入体内,而是在身上划开口子把晶体塞进入。嘛,提出吞晶建议的无名大概会很遗憾,毕竟少了一次嘲笑阿尼甲的机会。

  在身上划开口子放东西,听起来会很痛,但对于无名吉光来说痛感完全比不上属性相对的灵力在体内不断冲撞,造成破坏又立刻修复的奇怪感觉。血腥味也完全不用担心,毕竟手入工具对刀剑付丧神的修复效果很是对症。

  这也是为什么在第二天无名吉光可以毫无顾忌地出现在本丸大家面前的原因

  “大家想要的东西只有这些?”无名吉光拿着长谷部总结出来的购物清单再次询问。

  “是。”长谷部回答,然后皱眉问:“主公我统计了一下,本丸里的资金似乎不太够。”

  无名吉光看看长谷部贴心标在清单末的数字,毫不在意地摆摆手,“没事长谷部,我那儿还有很多甲州金,花不完的。”

  “辛苦你了。我这去叫要去的小家伙们,你去叫其他人吧。”

  “……您是想带着所有人一起去万屋?”

  “不不不,”无名吉光连忙摇头否决,“再叫几个能帮忙搬东西看孩子的就好。全员……我怕一出门就把某几个弄丢。”

  含蓄地表达出对某几个不靠谱高辈分,尤其是某个老人家的嫌弃后,无名吉光直接上手使劲拍拍把长谷部的肩膀,无视被拍个踉跄的长谷部,直接语重心长又夹杂点心酸的夸赞长谷部:

  “你可以说是真的很靠谱了,我很看好你哦。”

  长谷部听到夸奖心情十分激荡,不顾肩膀隐隐作痛,樱吹雪直接就飘得满地。

  “是!谨尊主命!”

  无名吉光面带微笑看着樱吹雪随着充分发挥高机动优势跑走的长谷部飘的到处都是,再次感叹:

  “真的是比某些人成熟稳重,做事靠谱多了啊。”

  无名吉光拒绝回想那天和三日月宗近以及鹤丸国永一起畑当番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二十五]

  嗯?你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天,那是一个日清风朗的日子,是无名吉光担任审神者第一周的末尾。

  当天畑当番的就是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

  无名吉光试图通过散步晒太阳来玄学祛除无弟弟诅咒时,鹤丸国永叫住了他。

  “呦!无名殿来的正好,来帮忙看看我和三日月殿弄的田地有哪里应该再加工一下?”

  ……弄,加工?

  无名吉光对于鹤丸国永的用词,本能的产生不好的预感,脚步转个弯,直接冲着那边两个人走去过。

  “鹤丸殿,您……”

  无名吉光询问的话还没问完,失重的感觉就忽地出现——

  他掉进了一个大坑里。

  就任第一天晚上就通过书本,了解过本丸每个成员的基本性格,无名吉光对于这个坑早有预料。

  十分冷静的在墙壁上借力跳出坑,拍拍身上粘的灰土,无名吉光继续向前走去。

  “鹤丸殿,请告诉我您和三日月殿除了这个坑,还做了什么么?”

  三日月坐在田埂上看他,语气略委屈地回答他的问题,“无名殿,你刚掉下去的坑可不是老爷爷我挖的啊。”

  “我不信,这田你有没——”话还没说完,失重感再次表明它的存在。

  ……

  是的,无名吉光他又掉了一次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无名殿,这次的坑才是我挖的,有吓到你么?”

  伴随鹤丸国永的笑声,三日月那带着平安贵族念调韵律的话传入坑内。

  你以为连续掉了两次坑,和其他粟田口一样具有遗传性尊老爱幼品质的无名吉光就会立刻嫌弃两个老爷爷么?

  不,不会的,粟田口家的礼貌规定不允许他这么做。

  所以他又一次爬上来并且很是无奈的拍掉身上的土继续向那两个家伙那边靠近。 “我现在就想问一句——”

  “您两位有在田里挖坑么?”

  “不不不我们怎么会呢。”

  两个老人和无名吉光相对视,鹤丸国永略心虚,三日月宗近倒十分坦荡。

  无名吉光也不需要他们两个的回答,走到田边看看他就能知道答案。

  他们的确没挖坑。

  但情况是,田地里刚出的菜苗是歪歪扭扭躺在地上,杂草的幼苗却精神抖擞继续晒太阳。

  “已经很好了哦。”无名吉光沉默之后用夸奖弟弟的表情和语气夸奖他们。“没有把田里弄得到处都是坑让后面的人收拾,已经做的很好啦。”

  “唉?那就谢谢夸奖了。”三日月宗近收下夸奖继续笑。旁边的鹤丸国永从话中汲取到某个信息,安下心,开口:

  “不过就像人生要有惊吓才好,多干点活也和惊吓差不多,有助于增加体力体能。”他拿起手边的铲子这么说:

  “谢谢主公的宽容了,我这就继续挖坑。”

   阻止想在菜地里也挖上坑,给明天畑当番的人带来惊吓的鹤丸,出于不放心,无名吉光决定看着他们两个干活。再接下来的事情随便谁大概都可以预见到吧?

  比如: “唉呀,老爷爷我手滑了。”什么的。

  再比如:“哇——这次有吓到你么?”什么的。

  所以,这天全程无名吉光就是:“不,那个是菜苗不是杂草,请您放下锄头饶它们一命。松土不是一直挖土您其实是想继续挖坑吧??!”这样的心累吐槽状态。

  真的,无名觉得弟弟们都比他们两个好照顾好管理。

  所以这么对比起来,那一位压切长谷部君,真的真的是特别靠谱十分能干了啊。

评论(13)
热度(52)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