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梦境

[刀剑乱舞]梦境

合理的介绍

  “这是我老家来的伙计,请大家多多关照了。”近藤勇指着长曾弥虎彻对其他高层介绍。

  那边两组也是差不多的画风,不,画风不一样,他们三个之间出了一个叛徒。

  冲田:“这是我的侄子们哦!和我姐姐一样都是长相精致的孩子呢。”^v^

  土方:“……这是,嗯,我姐夫送过来的侍童,那个是……算了你们就把他们都当做普通队员就好。”

  和泉守\堀川:土方先生QAQ……

  总之,在商量过后他们决定先给这五个家伙身份合理化一点,毕竟神鬼这种东西还是不要随意讨论更好,说不定外界会传出来什么更可怕的传言。

  但是除了他们三个之外还是会有不会背叛他们的人知道这件事,比如山南晋助,永仓新八,原田左之助等元老。

  这也是有一些不得已的顾虑。

  说起来在被叫走说明真相后,这些元老的反应也很不同寻常。

  山南晋助推推眼镜很是好奇付丧神这种存在,永仓新八和原田左之助在见过土方组还有冲田组的迷弟力之后就一直在调侃这两个人,至于斋藤一,就是直接邀战了。

  “从刀剑诞生的灵应该会有很好的剑术才对。”他是这么说的,甚至和他们五个约好了对打时间。

  “大家都是很有特色的人呢。”大和守安定在会后感叹。

家务渣和泉守

  “接下来换人,由大和守安定来和和泉守兼定对练。”永仓新八翻了翻土方给他的本子,如是说。

  这是他们出现在新选组屯所内的第三天,五个既是付丧神也是新选组新队员的人被终于空出一些时间来安排他们演练的土方命令在练习场向土方他们展现自己的实力,然而土方岁三和冲田总司却不得不因事缺席。

  等听到这个排序,安定很是迫不及待地从架子上取下竹剑,走到和泉守对面举刀,十分规范地摆出平星眼,左肩后倾,右脚向前,半身打开的姿势。

  看到这个架势,和泉守不由得寒毛炸起。

  “和泉守兼定,你还记得昨天你为了证明自己能帮上忙时洗坏的围巾么?”官方人设特别乖巧的大和守安定很符合人设的软软笑起来,随后就崩的一塌糊涂,成了小儿看了止夜啼的那种表情。

  “那是冲田君给我的。所以……”

  “准备好首落去死了么?小·猫·咪。”

  总之等土方岁三腾出空去练习
场看看五个刃的练习状况时,恰好看到的就是和泉守兼定被大和守安定压着打的局面。

  ……这又是怎么了?看一眼就知道他们又开始胡闹,熟练到土方感觉自己养了五个娃,还是随便三个凑到一起都能搞大事的那种。

  “新八,他们又怎么了?”土方岁三在乱糟糟的背景音下问。一旁兴致勃勃看热闹的永仓新八随口说:“和泉守兼定前几天试图洗衣服的时候把大和守安定的围巾弄坏了。”顿了一下,笑着看向自家副长。

  “据说是总司给安定那孩子的呢。”

   “……………”土方能怎么样,他只能去问堀川为什么没看住和泉守让他去帮倒忙。结果堀川听了他的疑问就一脸揣揣不安,很是愧疚。

  “抱歉土方先生……我,那个…兼桑的请求,我真的拒绝不了……”

  好,土方彻底明白是个什么样的过程了。绝对是和泉守那小子不肯承认自己是个生活自理能力渣,试图干点活证明,堀川试图阻止或者抢过来活,但是拜倒在和泉守的请求[卖萌]之下,最后导致当天的衣物出现不同程度损坏,里面恰好安定有放心堀川家务能力,而放到衣服筐的围巾。

  恩,的确很清晰,土方也知道上次自己的衣服为什么会在清晰地时候报废了。

  “阿诺……土方先生,兼桑他……”堀川试图请土方岁三解救一下正面对来自大和守安定狂风暴岚的和泉守兼定。

  土方也没管旁边偷笑的永仓新八,冷硬的丢下一句话。

  “别管他,活该的。”

……
……
……

最后问一下大家外链都是怎么做的啊?

评论(14)
热度(67)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