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818我那群不孝弟弟


   [本章是如果有cp的话,会有谁的可能性的支线番外,占tag致歉。]
  [情人节特刊,涉及后面想写但是不知道能写出来多少的设定。]
  [除了最后一个你们自己猜猜攻受?]
  [最后,梦境真的在码了就是才就是才两百多字……小光那个卡死在见面之后,祝我好运能憋出来两个中的某一个吧。]

【一期一振】

  一期终于忍不住想要告白了,他挑了一个晚饭刚开始,大家都在的的时间。

  “那个,我有话想要对主公你说。”

一期一振略紧张的站起来。顶着大家好奇的目光。

  “我……那个……咳…”

紧张到话说不完的一期最后还是说出了那句话。

  “我喜欢你,主公,请问您愿意让我成为你的恋人么?”

  药研推眼镜推了个空,乱酱的筷子戳了个空,五虎退眼神空洞的看着还不知道阿尼甲是他哥的一期尼,被吓到了。剩下的粟田口就不必多说了,都是这种反应。

  打刀们是一脸空白。

   而知道无名身份的搞事老人们则是拿袖子捂着嘴笑。

   而无名愣了愣 “你说真的?”

  他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顶着小叔叔谴责的目光, 沉默思考。

弟弟对自己骨科了怎么办?

  ……果然是先揍一顿。

  于是无名揍了他一顿,然后答应了他。

〖题外:
  一期一振:我不就表个白么为什么要打我?还有大家为什么都是一脸幸灾乐祸/你肯定会后悔的表情???〗

【鹤丸国永】

  这是第几次来着?数不清了啊。
  无名无奈地拔刀斩开迎面而来的恶作剧物品,“你还要来多少次?”

  “直到你露出我想要的表情为止?”白衣白发的付丧神蹲在廊沿笑嘻嘻回答。

他跳了下来,宛若同色的羽毛般轻盈。

“虽然我觉得直接把你快死了的消息告诉你的弟弟们绝对收获很多惊吓,可我毕竟还是挺喜欢你的……”

  他眨眨眼,“所以,现在的你能接下来下一个么?”

  无名一言不发看着又在皮的男票,良久,无名很是无奈地开口。“我真的还没虚弱到那个地步。”

  “那,你伸手接好了!”鹤丸国永从宽大的袖子里掏出来某个东西扔了过去。

  本想继续挥刀,然而无名想到这家伙毕竟还是已经过了明路的男票,再皮再爱恶作剧也该相信他一次。

  于是他抬手接住那个被包的方方正正的照纸箱。

  撕开包裹打开这个小箱子,一封信伴着另外一个盒子被严严实实塞在里面。这次没有接到突然袭击的无名一怔,抬头想要询问鹤丸国永究竟是什么意思却已经看不到人影。

  他选择先拆盒子,那里是一块巧克力。老古董•并不知道情人节的•无名不解的歪头,继续拆信。

  那封信上写着:

  【请把时间更多的分配给我。
  ps.你记得在白色情人节回我巧克力不然我真的骗你那群弟弟说你快死了让他们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全都哭唧唧的】

〖题外:
  鹤丸国永:(/≧ω\)哎呀,现世今天情人节要送巧克力,按照习惯送他,不过他会不会当成恶作剧的东西用刀砍了?沉思,应该,不会吧?〗

【小乌丸】

  “怎样?来为父的怀抱里疏解你心中的苦闷。”红色衣袍的少年对着无名敞开怀抱,满脸慈爱。

  无名冷漠脸:弟弟都在身边使我足够快乐,并没有苦闷,不去。

〖题外:…………所以裂爻你说啊你那个版本的大纲里为什么小祖宗能cp上你别只告诉我一句浓浓的父爱啊???〗

  【药研】

  “其实阿尼甲被买走之后我见过你。”药研说,微微侧脸遮挡不好意思的神情。“你站在街边低头看主人腰上的本体不知道在想什么,穿的不是刚见面的那一件衣服,是白色的,上面有灰和灼烧的痕迹,”

  “就一眼你就看到这么多,然后记到现在?”无名调笑的问。

  早已长大的孩子眼神从略带羞敕变得坚毅又专注,轻轻诉说的声线缓慢坚定。

   “恩,因为是阿尼甲。”

【未出场的原创人士】

  “你的照顾就是指初次见面之后就把人照顾到床上?”一大早从床上醒过来整个人腰酸背痛到没办法下床的无名简直气笑。

  “这不算么?”【】的语气平淡,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好奇,“我只答应了他们要照顾你们,没说不会把你们之一当做伴侣来照顾。”

  “这不算违约。”【】话里透出来的认真让人忍不住扶额。

  深吸一口气,无名很想把那些许愿的家伙一刀一个再砍一次。

  有这么坑兄弟的么?
 
   “你不喜欢我?”仿佛察觉到无名的想法,【】问,“为什么不喜欢我?”

  “刚认识一天就仗着自己更强把你扔上床的人谁会喜欢?”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喜欢到就算无法降生也想呆在你身边。”

评论(14)
热度(83)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