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818我那群不孝弟弟

(十七)

  “阿尼甲,下一个!”鲶尾喊,无名现在不敢反抗鲶尾的要求,谁让他刚刚才对他撒了谎呢?

  “好好好!这就!”五虎退听到这话乖乖巧巧地退到鲶尾那边,接受兄弟的关心。

  无名随手就拿起两把外表相同但灵力波动相近却又不同的刀。他看过刀帐,已经实装的刀里有平野前田这对双子。

  大概就是这两振吧?他这么想着,输入灵力。

  “乱藤四郎,你愿意和我一起乱舞么?”

  相同的容貌,相同的制服,相同的声音,相同的介绍,甚至是开口的步调也是一致的。

  可这明显不对。

  同一个本丸不应该存在相同的付丧神,如果有那其中一个必然存在某种缺陷。

  相同的介绍也吸引了他们两个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注意到召唤自己的是谁,两个乱就开始了互相打量。

  “两个自己的感觉真奇妙。”

  “是呀是呀!”

  他们开口,眼里闪闪发光,哪怕本身知道会有很多个自己存在,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总是会有些吃惊的。

  五虎退还在抱着虎崽们茫然,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有两个乱尼被召唤出来。

  无名和鲶尾倒是很紧张,仔细打量之后,还是侦查值达标的鲶尾指出两个乱的不同。

  “左边的乱,胸口和另外一个相比鼓了很多。”他说。

  无名和鲶尾在脑内疯狂的思考有什么病会让人胸口鼓起来……奈何他们这两个医学渣渣不管怎么思考都无法得出结论。

  “退!叫药研过来!”无名只能使唤刚出来的弟弟去叫本丸里唯一略懂得医学的刃。

  “是!”五虎退软糯地应声,带着虎崽跑了出去。

   鲶尾那里则是凑到了两个乱的身边,在征得同意后,用实验的态度戳了戳左边的那个乱的胸口。

  软软的。

  这是他的结论。

  无名直接就问“乱,你们两个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乱们这才从互相打量的状态中脱离,对着自家大哥打招呼。

   “好久不见阿尼甲!”

   “啊,是啊,好久不见!”

   叽叽喳喳地,乱也没在意无名的问题和自己身上有感觉不对的地方,直接就凑到无名身边问他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啊什么经历啊主人都怎么样啊

  无名也只能一起对着不是妹妹胜似妹妹的弟弟讲故事。

  直到,五虎退带着药研过来了。

  “你们两个,脱下衣服让我先好好检查一下!”他满脸焦急,语气不容置疑。

  看着如此严肃的药研,那两个也只能听话的闭嘴,开始解自己制服的扣子。

  片刻后,其中一个乱满脸空白地把自己的制服上衣披到另一个自己身上。

  另外一个乱还不领情,一把把外套扯下来,奇怪的问

  “给我外套干什么?都是男孩子看就看了呗?”

  那个满脸空白的乱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到处找能遮住另外一个自己身体的衣物或者布料把她遮起来。

  是的,你没看错,是把她遮起来,不是他。

  这一振在召唤后站在左边的乱,是女孩子,名副其实的乱酱。

  鲶尾药研五虎退乃至无名都是呆着的。

  他们,刚刚,直接看到了,女孩子应该裹得严严实实的胸部。

  刺激略大,不管哪个刺激都略大了些。

  尤其是鲶尾,他刚刚,似乎还戳了戳。

  总之,现在的状况是乱酱(女孩)一脸茫然且不耐烦地推脱乱(男孩)给她裹上的东西,对面是四个呆住的四个兄弟。

  乱酱第四次把乱机械地裹在她身上的布料撕下来,这之后她迎来了不止是另外一个自己的衣服。

  无名直接把自己的备用衣物从柜子里抽出来,扑过去裹在乱酱的身上,还使劲抱住她阻止乱酱再次扯下衣服。他一直在碎碎念,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

  “女孩子不应该随便裸露身体,这是不知羞耻的行为,乱酱你千万要记住不管本丸里哪个混蛋要你脱衣服都要一刀糊上去啊,对,妹妹…我记得挂在那个女孩儿家里的时候听过女孩子……不对乱酱真剑必杀该怎么办?????”

  鲶尾直接蹲在地上,抱住自己,不断循环“我非礼了我妹妹我非礼了我妹妹我非礼了我妹妹……”

  五虎退还是空白的表情,可是他怀里的那只虎崽已经开始被他加大的力气勒的有些难过,开始挣扎起来,直到被抓了一下五虎退才松开崽,失意体前屈地跪倒在五只虎崽的环卫里。

  药研……药研画风算是最清奇吧?他拿着召唤两个乱的本体刀剑不断对比,还拉着另外一个乱到处摸索……不看乱的性别只看脸,这绝对算性骚扰。

  “什么女孩子,快放开我啦!”乱酱还在无名怀里挣扎。无名受到性别限制,动作特别小心,唯恐自家妹妹折腾掉衣服然后碰到乱酱的身体。

  “我是男孩子啊——”

  这一声惊醒了这个屋子里的所有粟田口。

  乱直接拍掉药研的手,“谁说的?你是女孩子啊!”

  乱不仅不对另外一个自己成了女孩子适应良好,他甚至还很正经的把她当成了妹妹,所以他对于乱酱的这话很是反应激烈。

  “你摸摸自己的胸口和下面再说你是男孩子啊!”

  乱酱也很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上面和下面,然后仍然一脸坚定的说:

  “就是男孩子!你不能因为咱们两个一起被召唤结果导致我上面胸肌过大就说我是女孩子!我,真的是男孩子!”

  “你是女孩。”

  “不,我是男孩。”

  “是女孩。”

  “是男孩。”

  “你真的是女孩!”

  “我真的是男孩!不信我脱裤子给你们看啊!”乱讲说完就撩起来被套上的上衣,准备脱裤子,奈何又一次被自家几个兄弟拦住了。

  “不行!你不能脱!”

  “那我给你们摸一下啊,我绝对和你们一样的!”

  “不不不更不行!!”

  “那我摸你们?!”

  “绝对不行!!!”

  “这不行那不行,你们到底怎样相信我是男的?”

  “我们不信,你到底怎样相信你是女的啊?”

  “我不信,我特么就是个男的!”

  僵持了一会,无名慢吞吞松手不再拦乱酱,这让乱酱升起一阵希望。

  “阿尼甲,你信我是男的了?”

  “不,”无名表示自己仍然要纠正自家妹妹觉得自己是男性的认知。“我说不过你,找不到办法证明你是女的,但是,我可以找别人帮忙。”

  他捡起来地上剩下的刀剑,完全不需要仔细辨别,直接冲所有刀剑输送自己的灵力。

  刹那间,樱花满屋飞舞。

  这次没有出现像乱们的意外,该被召唤的召唤出来了,不该出现的还好好是一振普通的刀。

  无名舒了一口气,然后十分严肃地从没散完的光里拉出来家里的长辈,鸣狐小叔叔。

  “小叔,怎么纠正性别认知错乱?”

被拉住还没说介绍词的鸣狐,愣住了,第一时间看向无名的胸口,甚至是自己很笃定地开口。

  “你是男性。”

  ……无名无言,他揽住小叔的肩膀,让小叔面朝乱那边。

  “看那边,是乱,不是我。”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乱酱依然坚定的认为自己是男孩。

  蹲在墙角的无名则是被刚出来的厚苦口婆心的劝:

  “阿尼甲啊,不管你是怎么想出来让不善言辞的小叔叔来反驳乱酱的,下次这种事情千万别因为小叔叔是长辈,所以去找小叔叔帮忙好不好?骨喰也不可以的!”

  “我……知道了…”

评论(15)
热度(124)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