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四百年的等待

[《[综]信长独奏曲》同人if线的BE结局
    ——四百年的等待]
①本章是和正文一点关系都没有的线。
   有cp就是双信长光三
②友情提示,配合锦鲤抄食用大概可能会更好。
③强烈安利夜夕岚太太 @有机西兰花 的《[综]信长独奏曲》
④全文请走晋江《[综]信长独奏曲》书评加精区,我就看看你们谁能在这儿看到真结局……
*
*

  “据说,织田信长在本能寺之变后没有死!”一个带着眼镜捧着书的人兴致勃勃和同伴说着“他只是潜伏了下来,寻找续命的方法,然后伺机再次夺取天下。”

  “骗人的吧?”她的朋友们质疑“这种事情一听就是假的!”

  怎么说呢?这个传言真的很巧妙的符合了事实,虽然目的不一样。路过这间咖啡屋的加州清光想,他抱着一大堆食物,走向他们在现世的别墅。

  “咳 ……咳咳……”

  一进门,他就听到了剧烈的咳嗽声。脸色一变,加州清光直接把食材扔到沙发上,没管东西撒没撒就冲了上楼。

  “主公!!!”他冲进房间,来到那个坐在窗边的人的身旁,小心翼翼控制着力度给他顺气。

  咳嗽声渐歇,身着白色和服的青年双颊泛上不正常的绯红。

  加州清光从旁边常备的水壶里倒水递过去。那水是时长更换的,所以现在还是热气腾腾。

  “喝水。”

  加州清光看着整个人瘦弱到快风吹就倒地步的主公喝完水,质问“您又把宗三遣走了?”

  明智光秀不在意的挥挥手“你今天出去有看到和我长的一样的人么?”

  “…………没有。”加州清光本来还想谴责明智光秀不顾身体的行为,可是,看着他那带着希翼的目光还是忍不住回答了。哪怕那个答案和往常一样只会带来希望落空的悲伤。

  “是么……”明智光秀失落低下头,“那就拜托你一会去拿驻地和本丸的报告吧。”

  “身体已经差成这样还要继续工作?就算这个续命方法副作用很小也顶不住你这么干啊,主公!”加州清光恨铁不成钢地咬住牙斥道,然后又在明智光秀的目光里败下阵。

  “我知道啦,一会给您做完饭我就去给你拿报告……”宛若斗败了的公鸡,加州清光垂头丧气的念。

  “谢谢。”明智光秀笑了。

  加州清光嘟嘟囔囔的开门走去做饭,关门的时候还不忘叮嘱明智光秀嗓子难受要记得喝水,水凉了就叫他。

  微笑地看着加州清光离开,明智光秀的神情不可避免的带上了惆怅。

  快四百年了。

  在不间断的寻找光的旅途中他又是在何时得到三郎本身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消息呢?

  他记不清了。

  但是,自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努力的想要活的更久一点。好让他可以阻止三郎到战国,然后在本能寺死亡的命运。

  织田信长本来就是他,也是他让三郎承受不该有的命运。

  如果,他是说如果,三郎从未到过战国又会有怎样的生活呢?是不是会和这个年代的孩子一样在学校学习,成长,然后从象牙塔走向社会,最后成立自己的家庭,普普通通又不失幸福的度过一生?

  “主公!”一声敬呼打断了他的思考,又有人推门进来了,不是负责照顾他生活的加州清光和宗三左文字,而是鹤丸国永。

  “有一个大惊喜,我觉得您听了一定会很开心。”白发青年神神秘秘得笑着。

  “刚刚我和小贞一起出门路过了一所高校,看到了一个少年。”他停住了,和往常一样故意打哑迷。

  明智光秀看着他,顺着他的意思问:“然后?”

  鹤丸国永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但是与此同时脸色严肃起来。

  “那是一个和您长的很像的少年,小贞听见别人叫他……”

  “三郎。”

  仿若第一声春雷在冬日的大地上震响,灰白色的世界开始复苏。

  明智光秀几乎克制不住自己的颤抖:

  “真的?”

  “真的。”

  鹤丸国永仔细的观察着明智光秀,生怕他因为太激动出现什么问题。

  然而他低估了明智光秀对三郎的执着。虽然明智光秀十分激动,但是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他很快镇定下来,冷静的命令:“准备好我的衣服,明天下午我就去见他。”

  “是。”鹤丸国永应答。

——————

  明智光秀撑着伞, 没有带上任何付丧神,在学校外等候。 

   等了许久,人几乎都走完了他也没见到三郎。他决定再等等,如果今天没有见到,那就明天继续,早上下午,总会等到然后确认那个人是不是他想见到的人。

  一点一点,夕阳开始沉入地平线。明智光秀几乎以为今天不可能见到那个叫作三郎,和他长象相似的人了,大概是支撑他百年辗转于世间的执念让某个存在心软了吧。在他回过头的时候,看到围墙上有一个人在走着。

  明智光秀没看清他的脸,但是他能笃定,那就是三郎!

  “三郎!”明智光秀叫着,很开心的笑着。

  围墙上正走着的人听到叫声回头,然后平衡再也没保持住,

  他从围墙上摔了下来。

  “三郎!!!”明智光秀扔下伞,拼尽全力向前跑去,恐慌在心底沸腾着。

   他看到,三郎摔下去的瞬间,那片空间的景色扭曲了一下。

  三郎消失了。

  他愣在原地,身体失去支撑的力度靠在了围墙上,只是呆呆的盯着三郎消失的半空发呆。

  所以……还是因为他?

  明智光秀拿拳头狠狠地往墙上砸,想要发泄心里的痛苦情绪。

脚下的土地被滴落的液体染上了和其他地方不同的颜色,却是和他一样孑然一身。

  明智光秀意识模糊的想。

  他还想,

  他为什么还会在这里呢?

  曾听闻一个故事。

  古有女子,化身石桥,五百年风吹日晒,终究可以看那人一眼。

又历五百年,殷殷切切,终于等到了一次触碰。

  他想。

  或许是命中注定的吧,他等候了四百年,终于可以见到他一眼。

如果再等待四百年,他是否可以触碰到他呢?

  可惜,明智光秀无法再等下一个四百年了……














【我知道我瞒不过你们……】

“好痛。”

  重物落地的声响伴随着痛呼突然出现,熟悉的声音还有隐隐的焦糊味让明智光秀飞快的转过头。

   “………………”他张嘴,发不出来声音,反而是突然出现的那个人先出了声。

  “……那个身影是……小光!”三郎拍着手叫。

   “三……三郎?”明智光秀不敢置信,三郎消失的场景还在他的眼前,下一瞬间他却又出现了。

  “怎么了,小光?”三郎疑惑的问。“刚刚本能寺不是还烧着火么?…………哎等等我回来了?我又要上历史课了?”

  明智光秀伸出颤抖的手指去触碰那个人,确认眼前不是虚幻后,立刻拥抱住他寻找等待了四百年的人。

  大悲大喜的心情让他再也忍耐不住喉咙的痒意。

  他紧紧抱着三郎,头放在他的肩上不住咳嗽。

  “小光?小光?松一下让我给你叫医生。”

  “不,咳咳……”明智光秀努力抑制住咳嗽,断断续续的拒绝了三郎的要求。

  你在这儿就好了,

  你就是我最好的良药。

评论(17)
热度(150)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