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818我那群不孝弟弟

(十)

【说说上一章发的刀纹白图,我家二叔是这么和我说的: 刀纹的意义是主人和出身 无名是不被刀匠重视的刀,主人又都是没有名气的下层武士,还换的很勤 这样的他……没有刀纹才是正常吧 所以没有刀纹 。
  于是,我就是这么被说服了。
  其实还有刀纹的第二选项[只有一个圆]和第三选项[ 断的刀刃+裂纹]啦,不过我感觉没一选项有深意    [更省事]  
  以上】

  彻底接受现实的兄弟三人平静的站在锻刀室里。

  沉默蔓延。

  最后还是无名提议让他见见这个本丸里的其他付丧神,好熟悉一些这儿的工作以及生活。

  召集工作是药研做的,他的机动快,通知也快。等无名和药研一起抱着新刀们走到集合地点的时候,药研就已经在那儿了。

  “这是今剑和歌仙,那边那位是同国贯。”等他们几个打完招呼,药研问他“阿尼甲……你还没召唤?”

  “恩,边等剩下的人边召唤。”无名把怀里的刀递给药研,顶着一旁期待的目光从中抽出来了三日月宗近。

  “ 三日月宗近。打出刃纹较多之故,名为三日月。多多指教 ”

  “你是我的主公么?”深蓝发色,双瞳含月的男子笑着看向把他召唤出来的人,然而并没有得到热烈的回应。

  无名正忙着抽刀召唤其他付丧神呢,只顾得上给他摆摆手当招呼打。

  三日月宗近也不气恼,打量过无名之后,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站到一边不再去打扰他。

  “三日月!!!”今剑扑了过来,开心的蹭蹭。“你终于来了!要是你早点来的话……”

  “嗯?”三日月疑惑地挑挑眉“早点来的话会怎样?”

  “……没什么,主公人很好哦,他可是粟田口家的大哥呢!是粟田口吉光真正做出的第一把太刀,打过很多仗哦!不过好像没有名字啊。”今剑顿了下,笑着直接介绍新的主公。

  “是么……我明白了。”原来是另外一种方式诞生的付丧神么?怪不得……不过在这里他会很痛苦吧?毕竟他赖以生存的东西在这里会被一点一点消磨掉。三日月看着召唤完刀剑略疲惫的无名被鲶尾和药研围住照顾,淡漠的想。

  “你看出来他是什么了?那样的存在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对的。”不知何时鹤丸国永来到了三日月的身边。

  “哈哈哈,总要试试看不是么?说不定粟田口家的那些孩子会让奇迹发生呢。”

  鹤丸国永听完三日月的话,突然很想知道,如果粟田口家的那几把刀知道最后他们敬爱的大哥最后会因为他们而死……呀嘞呀嘞,那可真是最大的惊吓吧?

  “你们在说什么?”今剑仰起头问,然后他收获了三日月的笑而不语还有一个摸头杀。

  “我们什么都没说哦。”鹤丸国永弯下腰,竖起食指抵在唇上,对着今剑说到。

  “好吧,”眨了眨眼,今剑对两个后辈无奈地说着“你们什么都没说。”

(十一)

   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臂,无名吐口气,给大家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我没有名字,身份是粟田口吉光尝试制作太刀时的试手作。
  我虽然是性能还算不错的试手作,但还是比不上作为吉光最高杰作,也就是我弟弟一期一振。
  因为自从被买走后一直作为被底层武士争夺的武器参与战争,所以我真的很讨厌鲜血。
  大家可以叫我……恩,就无名吧。
  太刀无名。”

  “阿尼甲是我们粟田口这一代的长子,我们的兄长。”药研盯着鹤丸国永开口,“所以绝对不能让人对他恶作剧,明白了么?”

  “…………我什么都没做呢,看我做甚?”鹤丸国永承认自己的确热衷惊吓,但是他和新主公还一次都没见过,就这样污蔑他?

  结果粟田口的短胁对视一眼,却狐疑地说“如果不是你,还有谁会在从万屋采购的便当里放了针石子还有其他的东西?”

  “细数全本丸剩下的刀,只有你有可能了好么?”

  看着其他的刀也是一脸赞同,鹤丸国永脸上的笑僵住了,因为似乎,在场的所有刀里撇除他以外真的每把刀都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难不成是他早上没清醒还在半梦游时做的?

  鹤丸国永陷入了自我怀疑。

  “这种事情无所谓吧?”无名一脸认真的说“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出阵,然后带回来更多的    弟弟   同伴。”

  这时突然出声的是左文字一家,被无名锻出来江雪的他们现在都很开心,开心着开心着小夜发现问题了。

  “……主公,为什么这儿除了药研鲶尾就没有粟田口的刀了?”小夜瞅瞅四周,这么问。

  宗三摸摸小夜的头“你忘了主公也是粟田口刀派的。”

  “恩,”小夜认真点点头,接受挑错重新问。

  “那么,为什么这儿除了药研鲶尾还有主公,就没有其他粟田口刀派的刀了呢?”

  “总不可能是锻不出来吧?”歌仙调笑地说,然后看着完全笼罩在失意气场里的粟田口三人组瞪大了眼。

  “……不会吧?”

评论(5)
热度(90)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