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818我那群不孝弟弟[番外]

*抱歉实在没忍住就写了……


  “这把刀……算不上好啊?”睁开眼,无名就听到这句话。他的父亲拿着他的本体不断挑剔着,把他随手扔到了一边。

  他沉默的看着他的父亲锻造了一把又一把的太刀。不断地改进技术,让最后一把成了他的最高杰作。

  “恩,最高杰作,我觉得我的一生不会有比他更优秀的太刀了。”他看着父亲着迷般的抚摸着那把太刀的刀身和刀刃,手被划破也没有在意。

  后来他们都被放在同一间屋子里,他的弟弟们也一个个接连醒过来。

  “…阿尼甲?”第二个醒过来的刀灵懵懂的看着他叫出这个称呼。

  刀身嗡鸣的同时,他觉得他完了,一辈子也脱不开了。

   弟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东西,无名从那时开始就坚持着这个理念。
 
尤其是他们粟田口刀派的弟弟们。除了他们,还有哪些小孩子能真的乖巧听话呢?尤其是他们睁着和无名一样的金色眼睛,拽着他的衣角,软软糯糯叫着大哥,请求能随意行动的他给他们带上几块糖块的时候。

  可惜的是,那把被父亲称作最高杰作的太刀一直都没有醒来。

  大概是因为父亲在它身上抹了血的原因吧?他凭借那些生来就有的记忆猜测着。

  一天天,他和弟弟们都长大了,也有更多的弟弟醒了过来,他还见到了他们的小叔叔。

   无名还有一些弟弟们去看过,那些短刀还有薙刀就静静地睡在旁边的屋子里,等着在某天突然醒来。

  他们回来后给不能出屋子的弟弟讲着小弟弟们有多可爱。

  后来,一期一振,他们最小的太刀弟弟终于醒过来了。和他们一样蓝色系的水蓝色头发,还有澄澈温暖的金色眼眸。

  多可爱啊,这孩子。

  无名感叹着,看着他手足无措地被兄长们关照着。他突然一拍手站了起来,拉着一期一振走出这个放着他们本体的房间。

  “阿尼甲要带一期去哪呢?”他的弟弟们在背后窃窃私语,有的可以出屋子的跟了上来,有的却是被挡在了门槛里。

  放着短刀薙刀的屋子并不远,但是这一路上还是有几个弟弟停下了脚步,被无法看见的束缚困在那里。笑着看他们的兄长和弟弟走向那个房间。

  推开门,可以看见一排排被摆放整齐的刀剑,还有零星几个小孩子仰头看着他们。

  无名把手按在一期一振肩膀上,“看,一期也是哥哥哦。在我们不在的时候弟弟们就交给一期了。”前一句对着弟弟们说,后一句就是对着一期一振说的。

  大概是某种预感吧,他做出了这样的举动。而后果不其然,战争开始了。

  刀被大批量地买走,无名因为成色并不算好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阿尼甲,这次是我走了啊。”自他后第二个醒来的笑着向他道别“真希望不会再见到你们。”

  无名也是这么想的,在战场上相见,大部分都是对立的局面,他们将会兄弟相残。

  那是特别的一天,有人买走了无名。从此,这儿就只剩下一期一振还有不怎么好用的短刀弟弟们。
 
  “要照顾好弟弟。”无名对一期一振说,笑着看他用力的点头应答。

  他走的时候,短刀弟弟们也都哭了。

  “还能再见到阿尼甲么?”他们打着嗝,期期艾艾的期许着。

  “说不好。”一期一振学着无名的样子抱着他们一个个安慰。“但是如果你们想的话,那就期待吧,总有一天我们可以见到兄长们。”

  “恩!”

  这是无名最后听到的话。

  他的主人十分困难凑齐了买他的钱,毕竟哪怕他的成色没有一期那么完美也是出自粟田口的手下。

  无名看着他雄心勃勃想要在战场上出人头地,然而却在开战前死在同伴的手里。

  “出自粟田口刀派的太刀么?”那个凶手啐了一口唾沫,捡起了他,“现在归我了。”

  同样的桥码不知道上映了几次,他就这样流落在低级武士的手里,一次次沐浴战场的鲜血。甚至后来都没人知道他是粟田口的刀,只知道他的质量很好,比一般的刀锋利很多。

  辗转多地,他也见过自己的弟弟们。太刀大多是在战场上,亲手砍断自己弟弟的滋味真的不太好。哪怕他们都是笑着地。

  还有,他曾经的主人在织田信长上洛途中见过一次。

  惊鸿一瞥,他看到了过得很好的药研。

  这样就好。他庆幸后来父亲只锻短刀。这样身为护身短刀的弟弟们就不必面对战场的残酷。

  在战场上,他天空蓝的发色渐渐染上灰白,一次又一次被迫杀死自己兄弟,染上他们的鲜血之后,他的头发彻底变成了灰色。那是一种布满阴霾的天空的色彩。

  真讨厌啊,战争。他被转交到主人女儿手中时这么想。再也不想杀人了。

   然而哪怕是被主人当做威震物使用他也躲不过宿命,又一次被盗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次的是在晚上被盗,而不是杀人越货。因为他觉得这次的主人是个好女孩。

  最后大概是杀了太多人,无名甚至可以凝聚出实体。所以某一天,他拿着自己的本体从偷盗者的手中跑了。他不知道要去哪,也不知道该去哪。

  无名就是想离战争远一点,不想再看到弟弟们碎刀时带着鲜血的笑容。

  再后来,他见到了一只小狐狸。它说要让他当审神者。

  “当审神者会杀人么?”无名认真的问。

  狐之助想了想,“不会。”因为杀的是时间溯行军啊。

  总之,无名就这么成了一个暗黑本丸的审神者,在第一天晚上受到了鲶尾的刺杀。

  然后第二天早上收获了一句:

  “欢迎回来,阿尼甲。”
 
  这就是太刀无名的前半生。

评论(3)
热度(110)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