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梦境

主出场:冲田组土方组
cp:冲田组土方组

冲田组的场合②

  冲田总司曾面临着以下两个选择

①被自己的刀勒死
②被自己的刀压断

  这是两个奇妙的选项,因为一般武士都不会有这种刀变成人然后十分狂热地扑过来的经历。

  怎么说的,这种经历从某方面说还不算坏。冲田总司在给一刀一个爆栗镇压它们略带痴汉的举动之后这么想着,哦对,现在是他们。

  “咳,安分下来那就来听我问几个问题。”被誉为新选组第一美少年的冲田总司闭着眼装模作样咳了下,十分严肃的开始讲话,那种气势和姿态和土方倒是有几分相似。

  “第一——”他睁开眼睛,严肃看向一蓝一红坐在他对面的两把刀,而见过新选组怎么审问的他们也瞪大眼睛肃然的等着问话,咽口水的声音清晰能闻。

冲田总司看着他们,然后笑起来“你们要吃糖么?”

  “唉,吃糖——??”以为要经过严厉盘问的两把刀先是懵了一下,然后加州清光急了“冲田君,像我们这样来历不明的人不是应该先盘问下来历么??”

   “你们是我的刀,哪里来历不明?”冲田总司起身,说。

  “可是平常人遇到有人告诉你他是你的刀也不会……请他吃糖啊?”皱着眉,大和守安定也表示了他的不赞同。

  “而且我们连我们是你的刀都没告诉过你啊……”加州清光略复杂的表情告诉了冲田总司他也不赞同冲田他把出现在房间里的陌生人这么对待。
 
“你们说了啊。”冲田总司东翻翻西翻翻。啊,找到了。他拿着装着金平糖的袋子回来坐好,把糖袋敞开,放到两个刃面前。

  听到冲田总司的话,两个刃摸不着头脑。加州清光问“什么时候说了?我怎么不知道?”
 
  把手肘放在膝盖上,冲田总司撑着脸笑眯眯看面前的两个孩子“就刚刚穿着蓝色和服,啊……你应该就是大和守安定了,安定你推我的时候,不是说了清光你的名字么。”

  “就这样?”加州清光这么问。

  “就这样。”冲田总司这么答。

  然后加州清光炸毛了“就因为一句话?到底是怎么因为一个名字就联系上我和安定是你的刀啊?”

  “喂安定,你也…………”加州清光试图找到援助的人同他一起寻求答案,然而———

  “你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吃上的??”

  “恩……”一只手里捧着糖袋,另外一只拿着糖果,嘴里还含着糖的大和守安定听到问话作势思考了一下“大概是冲田君把糖放到这里就吃了吧?”

  加州清光黑线垂下“这是吃糖的时候么?”

  “可是,这是冲田君让吃的啊。”大和守安定笑眯眯地把一块糖硬塞进加州清光的嘴里,很有冲田总司的风范,“冲田君都拿出来了,不吃也不太好吧?”
 
  嘴里被塞进糖块,加州清光只能不满的啧一声。

  对面笑看两个孩子玩闹的冲田总司突然一拍手。“对了,我带你们去见见土方老师和近藤老师吧?”

  “唉?”



土方组的场合②

  “你们到底是谁?”土方岁三紧紧握住刀柄,这么问。

  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呆住了。和泉守兼定第一反应是伸出手使劲挖耳朵,想看看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而堀川国广则是呆呆地转过头盯着墙壁小声念叨“眼睛出问题了么,为什么土方先生看到的是人我看到的只是墙啊?”

  土方岁三几乎快被气笑了。

  这还是他来到京都之后第三次有人忽略他的话,而前两次的人都已经死了。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得问出来这句话。

  堀川国广飞快反应过来了:“我是堀川国广, 刃长一尺九寸五分 。据说为著名刀工九州日向住国广所作,在传说中是国广作品里的第一杰作。很荣幸见到您!”他说完还拽了拽仍然处于怀疑自我状态的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兼定回过神飞快地和堀川国广一样正坐:“和泉守兼定, 刃长2尺3寸1分6厘 。刀匠为十一代兼定,是不可多得的美观与实力并存的刀剑。请多多指教!嘭!”

  别乱想,最后那个“嘭!”是和泉守兼定说完后想士下座但是力度没控制好结果砸到额头的声音。

  “…………好疼…”

  “兼桑!!没关系吧?”堀川国广手忙脚乱地想把和泉守兼定扶起来,但是却又怕弄疼他。

  “不不不国广我没事,”和泉守兼定摆摆手,慢慢坐起来。“还没掉到地上摔一下疼呢。”

  土方岁三看着他们俩的动作嗤笑一声“真当我傻?你们两个明明就是人类。”

  他是一个永远也不缺乏怀疑的人,哪怕是对着外表上是两个孩子的付丧神他也会时刻保持着警惕。

评论(26)
热度(115)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