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_笙

求评论,qaq。
我,我再懈怠几天!!!
[小小声:顺便有b服婶婶要找代肝么,我接]

[刀剑乱舞]818我那群不孝弟弟


无cp,粟田口亲情向

*注1:采用一期一振只是吉光最高杰作,吉光锻造了不止一期一把太刀设定。
*注2:一部分内容从亲友裂爻[应该是叫这个名字]的粗纲中扩充并改编

无名(三)

  "我记得,我弟弟鲶尾不是胁差是薙刀……"无名沉思

  "大坂城夏之阵,我和一期尼被烧毁。"鲶尾眼神死"我之前的确是薙刀,可是这是众所周知的,不算证据。"

  "不算么……我才来,这儿有一期么?"

  "没有,一期尼从来都没来这个本丸,"鲶尾平静的说着前任审神者疯狂的原因之一,说完低下头小声暗淡地嘟囔"再说,就算他在也证明不了你是我们的哥哥啊。"一期尼和他一样,全都失忆了……

  "其他弟弟呢?不,小叔他在么?"

  "小叔叔是最早碎掉的几振之一,已经实装的粟田口就剩下我还有药研。"

  鲶尾保持着被擒拿的姿势,别扭的尝试回头看沉默下去的无名。

  "所以你现在想干什么?"他问"继续找办法证明你才是我们的大哥?"

  无名松开鲶尾。

  "你去找药研,去问他你们有几个太刀哥哥……嘛,药研没失忆吧?"他故作轻松的尝试开玩笑。

  鲶尾看了他一眼,就出去找药研问话。

  徒留带着僵硬笑容的无名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门被关上,他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

  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直接穿透略腐朽的木料。

  他本来想坚持不用暴力的手段解决问题,然而……

   "啊……我记得,那只狐狸说这儿的上任审神者在付丧神出现暗堕之后就申请辞职……恩,好像最后是回到现世了?也无所谓了……"无名站直身体,不停用指尖在刀柄上摩擦"不管祂是谁,在哪,都 ,死定了。"最后三个字宛如从唇角溢出的气息,轻巧无踪。

  鲶尾还在这儿的话就能看到原本是灿金烈阳一样充满光芒的瞳孔变成了宛若恶鬼附身的混沌暗金,恶念牢牢凝聚在眼眸中。

  也只有这时候,他的姿态才能让人想起他是因为不够出色而被抛弃后的怨恨诞生的付丧神啊。

无名(四)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然后鲶尾就推门进来了。

  药研坐在榻榻米上,扭头看他"你没成功。"

  是的,他知道鲶尾去干什么了,可他并不打算阻止。先不说鲶尾其实是他的兄长,就连兄弟都离开的现在还再期待新的主人会很好?

  粟田口,最重的是忠诚,其次是亲情。但是如果忠诚得来得回报使家庭成员遭受太多磨难,那么抱歉了,我们可以为你战死沙场,我们可以理解你在不得已之下的选择,但是我们不会忍受无缘无故的折磨。

  从战国时代过来的他们从来不认为弑主是一件不对的事情。

  从来都不是主公傲慢的选择家臣,而是家臣为了自己的需求和憧憬选择认可的主公。

  "对,我失败了。"鲶尾歪头 "喂,药研。"

  "怎么了?"

  "我们……粟田口到底有几把太刀?"他挠着头问。

  "…………怎么突然问这个?"药研把放下手里的绷带,变了下姿势,让自己对着门口坐。

  鲶尾张张嘴,茫然地吐出两句话"我看出,那个人手里的刀是粟田口的铸造技艺。

  他还说他是付丧神,弟弟是一期尼。"

  药研沉默了一会"他长什么样?"

  "带着面罩,只知道是金色眼睛还有灰色的头发,穿的是普通武士的衣服。"顿了顿,鲶尾补充"看起来很散漫,但是仔细感受一下就能发现,他的戾气。非常浓。"

  灰发金眸?药研愣住了,粟田口的太刀兄长的确都是金色眼睛,但是……他们刀派,从没有灰头发。

   然而刀剑形态改变会造成外貌变化,衣服更是不能做判断标准。

  所以,他是么?

  不管他是不是,药研打算明天再去判断,现在最要紧的是休息。

  人类的身体会疲惫,会受伤,会饥饿……和是刀的时候完全不同。一开始觉得很新奇,但是之后就觉得还是没有是刀的时候方便。

  “快点睡觉,明天再去问。”药研劝着鲶尾。

  “早点睡才能早点吃完饭去他门口等着,还不会被其他刀打搅。”
 
(五)

  第二天一大早无名就起床,因为他根本就没睡,而是熬夜看完了那本刀帐。
 
  打开门,无名看到的是昨天晚上在房间里尝试刺杀他的鲶尾,再低头,

  “是药研么?”他问那个穿着军装的孩子。
 
  “恩。”那个孩子仔细看看了无名,那是一种亲人之间相互打量的眼神,顿了顿应声。

  “欢迎回来,阿尼甲。”

评论(2)
热度(100)

© YG_笙 | Powered by LOFTER